主页 > 人妻子女
不太温柔完

 第一章

凌晨一点半,昏暗的夜色,四下无人的十字路口,薛曼曼紧张地直冒汗,因

爲感到极度害怕,而在驾驶座上紧缩着身子。

她似乎……撞到了人

她不太确定,因爲她是主幹道的直行车,前方灯号是绿灯,而外面那个狂敲

着她车门玻璃窗的恶狠男子,是骑着机车突然间从小巷子窜出来,与她的车头发

生擦撞的。

这是真的车祸吗

薛曼曼只看了那个男子一眼,他恶狠狠的表情教心慌意乱的她不敢贸然下车

搞清楚状况。

最近发生很多起深夜的假车祸真抢劫事件,受害者都是独自一个人驾车的弱

势女性,难怪大哥一页对她耳提面命,不希望她在夜裏一个人开车出门。

但是这麽晚了,她哪好意思去敲赵叔的房门,要求他开车载自己出门兜兜风、

散散心

况且,心情不好的她只想一个人静静,不想身旁有人跟着。

白天替大哥开车已经够辛苦的赵叔,虽然一定不会拒绝她的要求,但是绝对

会感到困扰吧!

她不想麻烦別人,沒想到却发生这样的事。

真让她遇到了制造假车祸真抢劫的歹徒吗薛曼曼发抖的双手赶紧取过车上

的手机,打电话报警。

「喂!臭三八,你还不下车撞了人你想逃跑吗」

见她车子并沒有熄火,也沒有下车察看的意愿,甚至连打开玻璃窗问候他一

声有沒有受伤或是对不起的话都沒有,张武仁心中一股人气沒地方发,轰地直沖

上脑门,也不管会不会吓到人家小姐,握拳的左手用力地擂着这台价值不菲的B

MW轿车。

是他骑车不专心沒错,刚刚的擦撞,他应该要负起百分之百的责任,但是这

位开着名车的小姐,怎麽可以连最起码的问候都沒有

紧急煞车后还是撞上她的车头,在地上翻磙了几圈,他现在全身上下都是擦

伤,按常情来说,她应该要负起一些道义上的责任吧

怎麽可以连下车察看、问候的动作都沒有

「喂!你出不出来再不出来的话,我放火烧了你的车!」

其实,他只是想要一句道歉,是谁说的都不重要,因爲他现在的心情……

真的很糟。

瞧她害怕地缩在驾驶座内,勐拨手机打电话找人求救,他看起来真的那麽可

怕吗他透过轿车玻璃窗的倒彤,看到自己脸上兇狠的表情。

是啊!就是这张不够温柔的脸,吓坏了她们,所以她们才会一个接着一个地

离开了他。

就连道別的时候,她们也是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就跟现在这个缩在车子裏的

女人一模一样,发着抖、低下头,连看都不敢看他。

她们以爲他会气到丧失理智而使人吗

哈……张武仁忍不住二阵苦笑。他不打女人的,从不。

「臭三八,你给我出来,快点出来!」

但是他满肚子鸟气到底要出在谁的身上张武仁敲窗敲到手都痛了,幹脆伸

出脚来勐踹着车身。「爲什麽你们都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到底做错了什麽

你说啊!说啊!

你们一个个看起来都像天使,但骨子裏却是最邪恶的恶魔……恶魔

报完警之后,薛曼曼感觉到车子不停在摇晃,她恐惧地再望了望车外的男人

一眼。他在狂吼着什麽她其实沒有心思仔细去听,因爲她现在只听得见自己的

心跳声,心髒不受控制地怦怦怦跳得好快、好快。

她不敢打电话回家,怕遭大哥的责骂,也怕给大哥带来麻烦,只好继续待在

车子裏面,等待警察的到来……夜裏的电话报案,警察赶到现场的时间似乎特別

地慢,直到看到远方

街道闪着红光的警车靠近时,薛曼曼紧张的心防才渐渐地松懈了下来。

「妈的,我还以爲你打电话叫帮手来,原来是打去报警了。啧……」张武。

仁看着朝他们驶过来的警车,发洩地重重踹了她的车身最后一记。

沒多久,警车在他们附近停了下来。

「擦撞吗怎麽回事」坐在副驾驶座的警员一下车,望了站在车外的张武

仁一眼,然后也沒等他回答,便前去敲BMW的车窗。「小姐,是你报警的沒错

吧」

车窗发出咿咿声,缓缓地降了下来,依然缩在驾驶座裏的薛曼曼嗫懦地朝警

员低语着,「警察先生,刚刚发生的擦撞并不是我的错,那个……是那位勐踹我

车子的先生骑着机车突然间从巷子裏面沖出来,所以我才会

「对,全部都是我的错,是我骑车不专心,是我横沖直撞,是我闯了闪黄灯

迎面撞上你的车,但是你一点责任都沒有吗开车撞到人之后,你连下车察看的

意愿都沒有,当我是条死狗啊!」

沒有捺住性子听完她颤抖的控诉,张武仁怒吼地打断她的话,然而并不是反

驳,刚刚的擦撞事件他完全认帐,是他的失误沒错。

突然间,身上擦伤处的疼痛像排山倒海般地向他袭来,连同他一直沒办法驱

散的心痛,同时在他的身上发作着。

刚刚,就在不久之前,交往了半年的女朋友跟他提出要分手,原因是待在他

的身边,她感受到的净是些不安,还有害怕的情绪。

「我害怕嘛……谁晓得你会不会是故意要制造假车祸,然后抢劫我薛曼曼愈

说愈害怕,虽然已经有警察在现场了,但盼到张武仁那张恶狠狠的脸,她还是忍

不住心中强烈的恐惧。

「你把我当成是歹徒,所以不敢下车」张武仁哭笑不得地瞪着她,直想再

踹她的车身几十脚,然而碍于有员警在场,他硬是握着拳,忍下了胸中的熊熊怒

火。「我看起来真的那麽吓人吗」

这是二度伤害。

张武仁打从心底感觉到万分地疲惫——对于自己的样貌。

薛曼曼怯怯地望了他一眼。

刚刚那个对着她车子又吼又叫又拳打脚踢的人,不就是他本人吗竟然还敢

问她这样的问题……

「请两位把驾驶执照拿出来,我们登记一下资料,你们到底打算怎麽处理

可以先帮你们备案,不过我看像这种沒什麽重大伤害的小擦撞,你们私下和

解比较不麻烦。「

察看了一下四周的状况,轿车、机车以及两位当事人似乎都沒有受到太大的

伤害,警员忍着打呵欠的沖动,来回地望着两位,等待他们的决定。

「如果条件谈不拢的话,建议你们可以到调解所去……」

虽然还是有些害怕,但是薛曼曼终于打开车门,下了车交出自己的证件供员

警检查后,她走到那个情绪显然已经镇定下来的男人身旁。

「喂2你沒事吧要不要送你到医院去」他刚刚在地上磙了好几圈呢!

虽然衣服遮着,但想必他身上一定有很多的擦伤。「不用担心,我会替你

付医药费的——

「我沒事。」薛曼曼的问候随即被粗鲁地打断。「你的车要多少修理费

我会付的。「

张武仁拒绝了她的好心,暴怒的情绪其实已经在刚刚对车子的拳打脚踢中,

发洩得差不多了,现在的他只想好好回家睡一觉,他不要再跟这些明明有着天使

的外表,却拥有恶魔心肠的生物打交道了。

「车子沒有关系的,反正有保全险,我会交给保险公司去处理,但是你的伤

……」薛曼曼借着路灯的光缐,仔细地打量着他身上的状况,手肘和膝盖的衣物

都磨损了,他身上一定有许多处擦伤的伤口,虽然刚刚的擦撞是他的错,然而就

像他讲的那样,她是应该要负一些道义上的责任。

「不是说了沒事吗」张武仁忍不住口气又沖了起来。

要是真的关心的话,应该在一撞到他的那个时候就下车来关心吧警察来了

之后才敢下车,啧!这迟来的关心是要做给谁看的

瞪着薛曼曼脸上那因爲自己的怒吼而瑟缩退却的表情,张武仁感觉到自己又

再一次地受到了伤害。

不久之前,那个说要跟他分手的女友,也是用这样畏惧的目光望着他的。

唉!张武仁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算了,反正我沒什麽大碍,既然你也不需要我赔偿你车子的修理费,那麽

就当作沒这回事吧!我们俩私下和解好了,不用备案。」

「嗯厂『薛曼曼轻轻点了点头,望着张武仁的眼神还是带着一丝丝的惧意。

「你真的……不要去医院吗」

「不用。」到底要他讲几次啊真是烦死人了。张武仁不耐地瞪了她一眼之

后,便走回去牵起自己倒在一旁的机车。

「喂!」薛曼曼犹豫再三,在他发动机车准备离开的时候,还是开口喊住了

他。「那个,你等一下好吗仆

「还有什麽事」

两位警察也都先后上了车,她叫住自己难道不会害怕吗

张武仁将半罩式的安全帽兜头戴上,那仰起下巴扣扣子的姿态,在听「见薛

曼曼的叫唤声后,显得更加不耐烦了。

「对不起……」

薛曼曼说了之后马上低下了头,于是后面的话音量愈来愈小。小到张武仁几

乎要听不见了。

「我不是故意要把你误认成歹徒的……」

张武仁撇撇唇,算是接受了这个道歉。

全都是这张脸害的!他看了后视镜一眼。

悲惨又寂寞的命运……张武仁发动机车,然后唿啸着勐催油门把手,头也不

回地离去。

「外头那部车是怎麽回事小曼,你昨天晚上又自己一个人开车出去还给

我撞车了」早餐桌上,薛景元异常严峻地责备着。

薛曼曼赶紧放下手中的吐司和牛奶,朝哥哥露出了讨好兼求饶的笑容。

「哥,人家心情不好,想出去透透气嘛!谁知道会……」

「有沒有哪裏伤着了」薛景元关心地望着这个世界上他仅剩下的唯一的亲

人,如果她出什麽差错,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跟什麽车碰撞的对方有沒

有怎麽样」

「我们都沒有事啦!哥,只是起小擦撞而已,而且是那台机车突然间从巷子

裏沖出来的,我虽然心情不好,但是绝对有遵守交通规则。」

「沒事就好,你別老是让哥爲你操心。」薛景元打开早报,目光随即胶着在

财经版上的头条新闻上。

薛曼曼欲言又止地望着哥哥,然而他逢自看着手上的报纸,不再搭理她,原

本充满期待的心情,渐渐地冷却下来。

不是在替她担心吗那爲什麽明明听到她说心情不好却不进一步追问她爲什

麽会心情不好呢

她知道哥哥非常地疼爱她,自从爸爸、妈妈因交通事故辞世之后,哥哥就代

替了爸妈的职责将她养育成人,但是哥哥对她的疼爱只局限于她的食衣住行,并

沒有涵盖到她的心情。

沮丧地收回了自己期待关爱的视缐,薛曼曼低下头,专心地吃着早餐。

她早该死心了,光是公司的业务就够哥哥烦心了,自从被迫接掌爸爸的公司

后,哥哥就连交女朋友的时间都沒有呢!她也不想老是惹他烦心,生伯自己会成

爲哥哥的负担。

「吃完了吗坐哥哥的车一起去公司」薛景元放下报纸,将面前的黑咖啡

一口饮盡,然后望了望腕上的手表。

是时候该出门上班了。

「不要,哥,我不想坐你的车去公司,很多员工会在背后说閑话。」

「有什麽閑话好说的你是我的亲妹妹,我让你空降进公司,又沒让你占大

位或是抢了谁的工作,有谁敢说你什麽閑话」

「哎哟!哥,你不懂啦!」薛曼曼委屈地噘起了唇。

哥哥还真是会打击她的信心啊!他这麽说的意思不就代表她在公司裏,真的

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吗

悲惨的是,公司裏那些职员知道她这个人好欺负,一点能耐都沒有,在人前

当她是公主,人后什麽欺负她的花样儿都敢使出来,她这个助理的职位,其实就

跟打杂小妹沒什麽两样。

「反正你自己先出门吧!等会儿我自己开车去。」

「你昨晚才刚撞车,现在又想自己开车不准。」薛景元皱起眉头,望向妹

妹的眼神充满责难。「叫赵叔送你上班,从今天开始,你不可以自己开车出门,

任何时间都不行。」

「哥!」薛曼曼不满地惊唿着。「赵叔送我,那你怎麽办」

「我自己开车。」薛景元扬起唇角,露出了让薛曼曼感到无限挫败的耀眼笑

容。「你听话,赵叔以后归你用,要去哪儿都得叫他送。」

「我不要,哥,不管啦!我……」

「沒得商量,我会吩咐下去的。」薛景元朝妹妹伸出了手。「交出来。」

薛曼曼愣了一下。「什麽啦」

「车钥匙。」薛景元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沒有,任何危害到自家妹妹安危的

事情,他都会一概禁止。「快交出来给我。」「哥……

「我说了沒得商量。」

在哥哥绷着脸严肃的坚持之下,薛曼曼只好交出了自己拥有的那副车钥匙。

啊——她现在就连自己开车的自由都沒有了,呜呜……

「快点把早餐吃完,你虽然是大小姐,但是去公司上班还是不准迟到,知不

知道」薛景元敲敲妹妹的头,警告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才抓起椅背上的西装外

套,神清气爽地出门上班。

「我当然知道啊!」薛曼曼在哥哥的背后做着鬼脸,直到他的背影消失。

薛曼曼最讨厌的事,就是公司那些同仁用充满阶级差別的眼光看待她,她当

然不会笨到去做出这种会惹出更多閑话的事来。

望着桌上吃到一半的吐司和牛奶,薛曼曼仿佛全身虚脱地趴在餐桌上。

最近她真的好害怕去公司上班喔!

那个跟她同期进入公司服务的行政助理张子铃,原本跟她的交情还算挺不错

的,然而因爲发生了一些事情,把她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丁点友情全都给

破坏殆盡。

一个新进的业务部职员,名叫高清翔,生了一张能够迷倒全公司所有女性的

帅气脸庞,上班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以他与生俱来的魅力——迷人的笑容,

征服了他们公司全部OL的心。

前些天,高清翔当着办公室裏一票同仁都在的时候,大胆地向她告白,说他

喜欢上她,想要跟她交往。

这就是子铃跟她鬧翻的主因。

薛曼曼并不是不曾感到心动,但周围充满批判的无情目光,以及那些不想听

都不行的窃窃私语,全都指向了一个合于事实的猜测——

高清翔因爲想攀上她这位大小姐,所以才跟她告白的。

子针不只一次地主动靠近高清翔,都得不到他的青睐,反而她这个什麽都沒

做的人,靠着家世出身的优势,赢得了新进帅哥的心。

有沒有人替她想过,其实,她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啊!

被帅哥当衆告白又不是她去强求来的,沒想到却因爲这样,她就变成了全公

司所有OL的公敌。

哥哥平日对她的保护过度,以至于她对谈恋爱并沒有太大的向往:再加上每

天在公司裏跟那些人前人后两张脸的同仁们周旋就已经够累了,她哪有时间去花

心思谈恋爱。

就算她对高清翔真有那麽一点意思,他鲁莽的示爱举动在公司裏造成如此大

的骚动之后,她哪还有胆子跟他在一起啊!

该说高清翔这家伙不长脑袋还是光长了胆子她哥哥想必一定也听说这件事

了,但是哥哥一直沒有任何动作。

不知道哥哥对妹妹被公司裏的员工当衆告白的这件事,有什麽样的看法

薛曼曼从来不晓得自己的恋爱问题会引起这样广大的关注,不仅每天一大家

对他们的动态异常地在目,就连她好不容易拥有的一丁点友情都失去了。

一想到子铃望着她时,那充满蔑视的目光,还有因爲得知失恋了伤心难过的

表情,她就提不起任何劲儿去上班。

望了望时间,不出门不行了。薛曼曼仰头一口喝光杯子裏的牛奶。

唉!人生更是充满无奈啊!尤其是像她这样的人生,不管什麽事情,都由不

得她自己做主,真的活得好无奈喔!

薛曼曼懒洋洋地起身,赵叔已经在外头暖好车等她了。

她的自由啊……离她远去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